日本行(24):路边的信仰

世界是这样长大的:



商业街的欢乐动感一路感染着我们,直到一拐弯闯进一个僻静的角落,七彩霓虹突然变得黯淡,人声鼎沸瞬间变得遥远,昏黄的灯光笼罩了一切——

“天!”眼前这开放的方寸之地居然是一个路边寺院,我们忍不住叹出了声。

这是一个不过二十平方米左右的小广场,几字形的屋檐下供奉着一尊佛像。佛像前照例是很小的清水池、奉纳箱和香烛台。广场侧面有两间小屋,一间为香客提供火烛和祈福用品,一间是个小茶室(或许是为香客解签答惑的)。除了没有山门和围墙,这里就是一座开放的路边寺院,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。

那尊佛像名叫“不动明王”,“不动”,是指慈悲之心不可改变,“明”则代表智慧的光芒。在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中,不动明王都有相当高的声誉。尤其在藏传佛教中,不动明王与观音菩萨和地藏菩萨,是藏民供奉的三尊主要佛像之一。

在日本,主要佛教流派真言宗(又称东密)的信徒多半都信奉不动明王。江户时代,幕府将军还喜欢修建五色不动明王的塑像,祈求政权的和平稳固。

至于在大阪道顿堀这样繁华的、寸土寸金的地方,能给不动明王拨出一块地儿来,则主要是因为日本人也相信,不动明王能避免火灾。





我们站在一旁静静地观察了一段时间:与繁华不过一墙之隔,走近的人却都立刻换上敬畏的神情:西装革履的白领,时尚俏皮的年轻人,即便刚才还在酒馆里高声谈笑,或者前一秒还在和小伙伴嬉笑,都自然安静了下来,大多数人还会停一停,舀一勺清水浇在佛像身上,向箱子里扔上几枚钱币,拜一拜,再离开。

这样的参拜仪式,无论在日本的神社还是寺院,因为两者的相互融合,已经都大同小异了。而这种不拘泥于时间、地点、规制和形式的做法,反倒让我觉得:信仰对于他们来说,更像一种生活方式或者日常习惯,不再有世俗内外之分。

而这些街头路边的佛像、神社和寺院,即便在大阪这样的大都市,也随处可见(更不用说在奈良和京都这样历史悠久的地方),似乎恰好可以不断提醒高度社会化的人们不时摆正一下自己的位置、清净一下自己的内心。


三津寺,就是我们另一个欣喜的发现。它静静地坐落于热闹的心斋桥筋附近,精致小巧,不过一个北京四合院的大小,历史却非常悠久:始建于744年,1808年重修的正殿在二战大阪轰炸中幸免于难,保存至今。




在国内走访和拍摄的寺院不少,其中不乏千年古刹,但回想起来,三津寺仍然让我们感慨良多。它全然闹中取静,门外车水马龙,门内寂静无声;似乎无人看管,却处处井井有条;没有烟火氤氲,却更感信仰之庄重;角落里佛像前,供信徒浴佛的水池清澈见底,即便有些“世俗”味道的投币转经处,全凭自觉自愿……这些都让人忍不住想在这清净之地多呆一会儿(好让灵魂跟上我们的脚步哈)。





让我印象最深的,也许是大多数人都不以为然的一个小细节,那就是这山门前的门牌,上面详细标注了这座寺院所属的宗派:真言宗御室派。

在后来的旅行中,我发现,在日本,即便是社区深处的小寺院,也都会明确注明所属的宗派。

“哦,日本的佛教分支非常多,非常细,”安田告诉我们:“这样可以方便人们找到自己信仰的那个宗派。”

安田说得理所当然,但在我看来,这细节背后对宗教信仰的尊重却是相当难得的。

后来,在奈良和京都,我们又继续探访了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古刹和民居街巷里的禅寺,前者确是存世大美,但在后者,常常只是一位提着菜篮、静静走进寺门的老人的背影,就已经足够动人。



评论
热度(71)
  1. buddingcocoNothing Left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gameorg博客Nothing Left 转载了此文字
© buddingcoco | Powered by LOFTER